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幺女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分离(一更)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分离(一更)

幺女 | 作者:九月墨雨| 更新时间:2019-01-08 23: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qiē都来得太突然,程婉瑜还没有做好准备。石峻居然要离开打仗去了,明明还有半年的时间。程婉瑜有些慌,有些事情与上辈子一样可为什么有些事情却又要提前了呢?

    石峻也心有不舍,他看着程婉瑜还未显怀的身子。这一仗恐怕最长也要两年,等他回来孩子怕是都会跑了。若是程婉瑜有个什么万一,岂不是他再也见不到了?

    想到这里,石峻冷冷的盯着平坦的小腹。蹲下身来,眼睛与那团看不见的软肉持平。坚定有力又带着哀求道:“孩子,爹要走了。你要好好的护着你娘,你们***要平平安安的等我回来!”

    程婉瑜微笑着摸着他的头,一下一下说不出来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她知道他会没有事,她也知道这一次不过是扫一股小溃军,她更知道不日之后曹将军被奸佞所害而处斩。曹小将军怒发冲冠揭竿而起,宣布自立门户。而石峻也成了他麾下一员猛将,最终到底是自立为王还是被朝廷剿灭程婉瑜不得而知。

    这一次来得太急,夫妻二人一点准备都没有。打仗么,说走就走。石峻收拾一番,交代给童咏一些事。又将一串钥匙交给程婉瑜,定定的看着她认真道:“我会平安回来的,不管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你都不要怕。我一定会回来!”

    程婉瑜捧着一串沉甸甸的钥匙,眼含泪水点点头:“嗯,我知道,我等你!”

    程婉瑜送他到巷子口,就如同往常一样。转身见到哭哭啼啼的陈秉义家的,二人对视一眼尴尬的别过头。

    扶着小翠程婉瑜拢了拢披风,慢慢的朝家里走去。陈秉义家的皱皱眉咬着唇思量了一下。抹了一把眼泪小跑冲上前拦住程婉瑜。

    程婉瑜挑眉:难道这个***以为男人们走了,就可以肆意妄为的与自己吵架?

    陈秉义家的莫名其妙的开口道:“你可知道他们是去打仗的?”程婉瑜像是看傻子似的,点点头。

    “你男人都要走了。为啥你不哭啊?他是去打仗去了,可不是闹着玩咧!”陈秉义家的见程婉瑜继续往前走。一点搭理自己的意思都没有。追上去,跟在身后继续说道。

    程婉瑜定住,转过身来。她比陈秉义家的高出一头,居高临下轻皱眉头:“为什么要哭?让他看出你的依依不舍,还是让他心有挂念?”

    陈秉义家的摇头,带着前辈的姿态教程婉瑜:“男人临走的时候看见你不舍得,他才能记得一家老小还靠着他等他回来呢。这样他在战场上就不会那么拼命啦!”

    程婉瑜知道有些事情二人之间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她改变不了别人的想法也不愿意让别人给自己***。

    摇摇头什么也没说。继续往前走也不搭理陈秉义家的。后者不甘心紧追几步,上前急道:“妹子,以前是我不对让你们两口子闹了别扭。现在我来教教你,免得他回来了再跟你闹!”

    程婉瑜觉得好笑,歪着头轻笑道:“为什么他走的时候,我没哭就要跟我闹?”

    陈秉义家的一本正经的说道:“他都要走了,你还不表示一下不舍?难道不担心他怀疑你,要知道你们不是原配夫妻啊。”

    还没等她说完,小翠已经将她驱赶到一边去了。陈秉义家的没好气的摸了摸脸怒火中烧:“我是好心,怎么就不知道好歹呢!”

    程婉瑜扭身;“谢谢嫂子了。我们两口子的事情不劳您费心了!”

    说完意有所指道:“这正月都过了大半了,也不知道你们那个什么钱庄还是酒楼的生意怎么样了。听说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我正好奇你们怎么不急了!”

    陈秉义家的仿佛被人点了穴定在那里。随后突然尖叫一声:“天哪。都过了这么多天了我既没有看见丁夫人也没看见马明月。她们,她们去哪了?”

    程婉瑜以为她会去敲马明月的门,没想到她一溜小跑冲到了谢志安家。想来也是去找人商量法子去了,估计耳根子可以松快几天。

    石峻虽然走了,不过家里头却又多了三个人。小红带着阿紫,小翠带着岚岚轮班给程婉瑜守夜。庄嬷嬷与董嬷嬷住在一起,小翠与小红一个房间,阿紫与岚岚一个房间加上玉奴自己。

    小院子竟然装不下了,早就撤掉了厢房里的蔬菜。可一家子八个女人。开销之大可想而知。

    不等程婉瑜主动开口,玉奴自己就娇娇柔柔的提出要回青山寨。可怜巴巴哀求程婉瑜:“过年都没能给姑姑磕一个头。玉奴心里过意不去。现在家里的人很多,玉奴就想跟嫂子告个罪!”

    程婉瑜心里明白。石峻都走了她留在这里每天被她呼来喝去的不愿意。所以她才想要回去,等到石峻回来再说。

    她这个名义上的小姑子走了还行,可庄嬷嬷怎么办她也想赶紧走人。

    程婉瑜闻言立即派人将玉奴送了回去,至于庄嬷嬷即便双方都不自在她还是留了下来。

    庄嬷嬷呆的是寝食难安,小翠等人也对程婉瑜的举动非常不解。

    程婉瑜笑而不语,一边猛吃怪味鱼一边称赞。在一旁的董默默担忧的看着程婉瑜,心里有些担心起来。

    晚上掌灯时分,庄嬷嬷坐在炕上给程婉瑜做衣服。程婉瑜收拾箱子,想着过阵子肚子大了就没有合身的衣服。就拿出几匹布,交给下人给她做衣服。

    庄嬷嬷见程婉瑜身边有丫鬟跟陪嫁的嬷嬷跟着,颇有自知之明的接过了这个活儿。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房间里做衣服,也不再往程婉瑜身前凑合。

    玉奴被程婉瑜的陪嫁小厮送回来,让丁夫人十分的不自在。而且沈护卫颇为桀骜的样子,也让许多人误会玉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儿。

    丁夫人质问玉奴,玉奴抹着眼泪可怜兮兮:“姑姑,表哥他去打仗去了。我呆在那里浑身不自在,每天都被人指桑骂槐的。表嫂这个时候若是有个什么万一,别人不还怀疑我们?”

    听说石峻去打仗了,丁夫人松了一口气。这打仗都是危险的,说不定他就没有命回来了。再看玉奴依旧梳着少女的发饰,皱眉问道:“去了那么久,你什么都没做?”

    玉奴红着脸轻声:“表哥,表哥每天都被表嫂居在屋子里头。那院子巴掌大,几个丫鬟盯着我,什么都做不了!”

    听玉奴描述石峻与程婉瑜的宅子,丁夫人仰头哈哈大笑:“亏他娘给他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原来都让他糟蹋了。”

    狞笑之后突然捂嘴:“不对,有可能被老妖婆被占去了。哈哈哈,我就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当好人!”

    玉奴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祖宗会害了表哥吗?她不是抚养表哥长大的人吗?”

    丁夫人冷笑:“她?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想到石峻一直奉为恩人的老祖宗,竟然有可能在背后害他还不得而知。玉奴的心里就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她的表情被丁夫人看在眼里。

    狐疑道:“怎么?你是在替他担心?”

    玉奴身子一震连忙矢口否认:“玉奴哪会儿呢,我们又没有什么干系。只是玉奴担心,老祖宗生藏不露会不会对姑姑你……”

    丁夫人嗤笑:“她?她还以为如今真是她在掌家?她当家的时候那是哪百年之前了?现在家里面上上下下都换上了我的人,她也就摆一摆老太婆的款儿而已!”

    看着姑姑嚣张的样子,玉奴心里既羡慕又担心。羡慕她一个女人可以执掌青山寨这么大一个内宅,上上下下对她服服帖帖其他的房头的太太奶奶都以她马首是瞻。又担心再这样的继母身下,石峻的日子过得会有多难。

    程婉瑜身边没有了石峻的耳提面命,她就像没了老虎的猴大王一般。可以上蹿下跳的,随便折腾。

    阿紫跟岚岚年纪还小,小翠心粗莽撞小红任由程婉瑜折腾。董嬷嬷有心挡一挡,拘一拘,劝一劝都被程婉瑜笑着挡了回来。时间一长,只要她不太过分也不去管了。

    程婉瑜见家里面人口越来越多,淮州城里面又开了一家酒楼。需要的蔬菜越来越多,总不能老是从东凉河那边白拿更不能天天去菜市场让范中恩管事买菜吧。

    她就找了营里这边的人,问清楚了相关的事情。由营里人作保,在衙门里备了案。在营地附近的山脚开垦土地,划了一个菜园子。

    高大嫂、谢志安家以及陈秉义家的有样学样。也跟着在山上山下开垦,家家户户倒多了两亩地。虽然收成不见得有多少,但起码省下了不少嚼用。因为有事情可做,三花胡同里竟少了不少妇道人家嚼舌根子。

    到了五月初五端午节,程婉瑜的肚子圆滚滚的挺了起来。依然能好吃好喝也没有孕吐的样子,除了脸上长了三两个斑点之外看着更好看了。

    谢志安家的私下里与高大嫂嘀咕:“我瞧着,她这一胎怕是个闺女啊!”

    高大嫂有些担心:“本来就是后到一块夫妻,若是投胎生了闺女可怎么好啊!”(未完待续)R655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