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提灯映桃花 > chapter 89

chapter 89

提灯映桃花 | 作者:淮上| 更新时间:2018-08-02 16: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地狱,血海。

    一道碧绿色的火焰横跨天际,高温将惊涛骇浪瞬间蒸发成白汽,形成一道带着壮丽光晕的彩带。

    紧接着,光带延伸的尽头被纯青长箭轰然爆开,箭锋如流星般斩风破浪,瞬间将高空另一端的摩诃撞飞了出去!

    凤凰飞越长空,速度之快几成虚影,紧接着一掌抓住摩诃,顶着狂卷的气流将他硬生生压下。两道身影从高空中急剧下坠,紧接着轰一声摔进了血海!

    周晖尾随而至,只见海水如有生命一般从摩诃身侧刷然分开,汹涌退去。楚河一手死死按在他胸前,两人从波涛壮阔的水墙中急速坠落海底,紧接着轰然落到海底深处,一块坦露出来的平地上。

    周晖想都不想,拔腿就向下冲,然而紧接着只听楚河厉声道:“别过来!”

    “你……”

    “别过来,”楚河淡淡道,他半跪在地,直视着脚下的摩诃:“……这是我和大毛之间的事。”

    周晖迟疑着停住了脚步。

    在两大明王神力的巨大压迫下,血海中所有魔物都飞快向远处遁去,海水被无形的巨力向两侧推去,形成一望无际的、壮观而又空空荡荡的水墙。

    摩诃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冷冷道:“周晖想要杀死我,母亲。”

    楚河柔声道:“他没有。”

    “为什么他杀我的时候你无动于衷,我还手就要被阻止?”

    “他并不真的想杀你。”

    摩诃眼珠动了动,终于望向凤凰。

    孔雀明王的面孔和母亲极为相似,但哪怕一个剪影都能分辨出明显的不同。摩诃的眼梢微微挑起,眼睫总是习惯性眯着,看上去十分锐利而又有一点神经质;他举手投足都十分随意,说话的时候语调总带着嘲讽,哪怕什么都不说也不动,只漫不经心地坐在那里,身上都萦绕着一股从内而外透出的戾气。

    只有在面对凤凰时,他这种焦躁的感觉才会稍微淡去一些。

    “他也许有过这个想法,但并没有真的下手去做。”楚河顿了顿,道:“所以我希望你的想法也只是想法而已……有些事情已无法改变,但一辈子都不要付诸行动就好了。”

    摩诃嘲讽道:“我以为您一直致力于让这个家恢复和谐呢,原来您也承认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了?”

    楚河沉默了片刻。

    “是我的错。”半晌后他道,“是我一开始就想改变本应如此的事情,才酿成了今天的结果。”

    他松开摩诃,一屁股坐在地下,把手随意搭在屈起的膝盖上,望向远处磅礴的水墙。

    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消失了,摩诃有点不适应。他躺在地上眨了会儿眼睛,才慢吞吞起身坐在楚河面前,警惕地盯着母亲。

    “……您到底想说什么?”

    “你被天谴的时候,”楚河缓缓道,“我也觉得周晖确实是想让你死的。”

    摩诃怔了怔。

    “那是我这辈子最恨周晖的时候,我觉得他明明应该救你,却袖手旁观,甚至还阻挠我代替你去承受天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才是想杀死你的刽子手。因为这件事我对他的愤怒和恨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甚至想到分手,连当年三十三重天上的雪山神女……”

    摩诃专注地听着,楚河却突然顿住了。

    ——甚至连当年的雪山神女,都没有让我燃起如此清晰而深刻的愤恨。

    不过他并没有当着摩诃的面把这句话说出来。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意识到,我对周晖的愤怒其实更多来源于移情和自我欺骗。在你被封印在h市地底石窟中的数百年岁月里,我真正怨恨的其实是自己——那个没有办法保护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陷入泥潭中的自己……”

    “根本不是那样!”摩诃猝然反驳:“跟您没有关系!如果从小没有您的话——”

    “就是那样的。”凤凰心平气和地打断了他,“在教育你的过程中我做了太多错误的决定,正因为无法面对坑害了孩子的自己,我才把一切怨恨都转移到周晖身上。‘为什么不向摩诃施以援手?为什么要阻挠我代替摩诃承受天谴?’——其实我内心深处是知道的,如果从天谴第一道雷开始就亲身代替你的话,我坚持不到最后一击便会神魂俱灭,而周晖的结局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摩诃沉默良久。

    “而周晖的决定,并没有什么错。与其说他选择牺牲你,不如说他选择承受被怨恨的代价,也要保住我……”

    凤凰语气略微复杂地顿了顿。

    “很多年以前我认为孩子是最重要的,血脉相通的你和迦楼罗才是最不可能弃彼此而去的。但在岁月的流逝中,我渐渐发现,这其实是一种很自私的想法。仅凭血脉就认定了至高无上的重要性,又将他人的真心和爱意置于何地?”

    “在漫长的一生中,你总能找到一个与自己心意相通的人,你对他付出感情,也可以要求他以相同的感情陪伴你到生命的终点。然而这个人不会是你的后代,孩子没有承担父母过度感情需要的责任,相对父母也没有必须为孩子牺牲一切的义务。周晖从开始就很清楚这一点,然而我到最后一刻才明白过来。”

    “……我明白您的意思。”摩诃吸了口气,低哑道:“但我还是不想改变自己的想法……”

    他盘起腿,细长白皙的手指搭在脚腕上,目光定定地落在地面,银色的长发从脸颊一侧流泻下来。

    楚河看着他。

    当摩诃还是一只小孔雀的时候,就习惯这么盘腿坐着,一个人在角落里专注地玩自己的羽毛。

    那个时候他正承受着噩梦折磨的痛苦,每天在恐怖的幻象和现实中混淆不清,狂躁、不安、神经质,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稍微安静下来。

    “没关系。”半晌后楚河叹了口气道。

    “……”

    “我只是想把天谴时你父亲的做法,来解释给你听……但你说得对,有些事情已经没法改变了。”

    他们相对而坐,远处海涛声声,从幽暗的天空下传来。

    “我们来商量件事吧,”楚河突然说。

    摩诃抬起头。

    “周晖作为地狱魔寿命是有限的,推测还有这么多年。”楚河比了个数字:“而你天人五衰的症状在血海中有所缓解,撑到那时应该没问题。”

    “您是说他临死前我能去补最后一刀吗?”摩诃不抱什么希望地问。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从此只在神魔两界来回,不去进犯人界的话,周晖死后,我就把我的神格给你。”

    楚河的神情十分平静,甚至连语速都没有半点停顿,听起来和“从此以后要乖乖的哦”或“我的遗产总归还是给你继承”一样没有任何分别。

    然而这话在摩诃耳朵里不啻于***,让他当场就愣住了。

    “……您不是开玩笑?”

    楚河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说:“不是。”

    摩诃唇角紧抿,面色有点苍白,难以置信的盯着他母亲。

    凤凰在升上无色天弑佛前,也说过同样的话,然而在当时的语境下被摩诃理解成了开玩笑。

    这种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根本无法想象有一天会实实在在地发生!

    在他身后不远处,周晖本来拿了个草棍儿蹲在地上画圈,这时动作突然顿了顿。

    “……我以为……”摩诃声调不稳,仔细听的话尾音有点颤抖:“我以为您会去给父亲抢一个神格……之类的……”

    “神格是大白菜,说抢就能抢到吗?”楚河反问,“何况跟地狱魔契合的神格太少了,总不能去阿修罗部族那里搞大屠杀吧,要不然去抢迦楼罗?”

    摩诃无言以对,唯一的感觉是荒谬:“但如果这样的话,您的生命也很快就会……”

    “我知道。但世事就是这样的,没有一条路能通向两全的结局。”

    他们对视片刻,楚河微微笑了一下。

    “摩诃,像你我这样的神灵,生命几乎与天地齐寿,因此你我的所有选择都注定将是生命中短暂的过客。就像开客栈的人,目送着一个个旅客来了又走,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想把店关了,背起行囊随他一起上路的人。”

    “对我来说,原本你父亲只会占据我生命中的某一段时光,然而对他来说,我却占据他有限生命中无限大的分量。这本身就是一场不公平的博弈,我不过是想改变这种不平等的情况而已。”

    摩诃脑子里嗡嗡作响,直觉还想反驳,但楚河已经站了起来。

    “好了,别再去找人界的麻烦,乖乖待在血海里吧——你手里这把剑是须佐之男的天丛云,他出生后的确因为过度思念母亲而遭父亲贬斥。但那时候他妈已经死了,我还没死呢,你还是少折腾比较好。”

    “……”摩诃尴尬道:“我不是仅仅因为这把剑才……”

    楚河抬起手,拍了拍他的头。

    虽然这个动作居高临下,但他的声音却是很柔和的:

    “你会找到一个代替父母来陪伴你的人,只有这个人才能伴随着你走到终点。以前是我的想法不对,从今以后不会了。”

    楚河转过身,穿过高耸入云的水壁,向血海对岸的周晖走去。

    摩诃回头注视着他。那一瞬间孔雀明王周身的暴戾和焦躁仿佛都褪去不见了,只是目光有些放空了的迷茫。

    ·

    周晖站起身,楚河走到他面前。

    “回去吧,那边还没结束呢。”

    周晖点点头,神情若有所思,嘴里还叼着那支草根。

    楚河只作没有看见,向远处灰暗天空下连绵不绝的铁轮山走去。周晖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半晌才期期艾艾地开了口:“那个,如果有一天……”

    “嗯?”

    “……我死了的话……”

    楚河目视前方,不动声色。

    周晖舌头突然打了个结,说出口的话就变成了:“你觉得把我埋在哪里比较好?”

    “………………”楚河缄默片刻,缓缓道:“不周山。”

    “为什么?”

    “地方大,你跟我都埋得下。”

    风从他迎面吹来,发梢和衣襟都瞬间向后扬起,映在周晖深邃的眼底。

    楚河头都不回,只反手拉起周晖。两人五指相交,掌心相贴,周晖紧走两步来到他身侧,只见不远处铁轮山顶上的天空中,缓缓裂开流光溢彩的时空通道,人界碑正从宽阔通道中闪现出洁白的碑身。

    那是人界每天新死的亡灵来到地狱的入口。

    从那里可以返回人界,他们来的地方。

    “喂,”周晖眼睛直直望着天,终于道:“关于莎克提,其实我有话想说……”

    楚河断然道:“别说。”

    “不不,这些话在我心里很久了。你知道吗她现在入了魔,其实她入魔以后放飞自我就好多了,当年真的是太装。我倒不是那种背后说人闲话的人,何况自己***的往事也不想老拿出来讲,但如果你介意的话……”

    “我不介意。”

    “不不不,介意也没关系的。我想说的是任何事物都有发展的过程,就像莎克提在几千年内从常年装逼转成放飞自我一样,当年我只是个刚刚化形、稍微开了点智商、经常还处在钻牛角尖状态的魔兽。现在回想起来应该等成熟一点后再去找你,但头脑一热就……有的时候会犯***……”

    “别说了,”楚河忍无可忍道,“我当年在意的根本不是她这个人好吗!”

    周晖盯着他,一脸破釜沉舟的表情。

    “我只是很在意你会不会像释迦一样!”楚河说,“当时我已经开始怀疑他了,我怕你也跟他一样当面背后两副面孔!至于雪山神女这个人本身我从来都没在意过,我真纠结的话什么鬼神女都早死一千次了,何止烧她个房子那么简单?所以你想解释的事情根本不重要,我会从其他的、更多的方面去寻找我关心的答案,明白吗?”

    周晖不信任地打量他,半晌问:“……那你当初从莎克提的镜子里看到的恐惧是什么?”

    “是你宰了摩诃烧孔雀煲,”楚河随口道。

    周晖刚想无情戳穿他的谎言,突然只见楚河站在半山腰,眯眼向上望去:“哎?”

    “你别想转移——”

    “不是,”楚河指向半空中的时空隧道,愕然问:“那不是颜小哥吗?”

    周晖的唯一反应是你特么不要想转移话题,但紧接着回头一看,也愣住了。

    只见千万魂魄形成洪流,穿过人界碑,从时空隧道中向地狱奔涌而来。在灰色半透明的潮流中,有一个灵魂夹在其中闪闪发光,犹如庞大鱼群中一只细小的星星;仔细看的话,那是因为这个魂魄胸腔中闪动着一颗五芒星,光芒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减弱。

    ——只见那赫然是颜兰玉的阳世魂。

    “等等!”周晖猝然道:“还有老于!”

    楚河定睛一看,只见颜兰玉的灵魂面对着人界方向,似乎离开时还有不舍;而在他身前不远处,另一缕灰白透明的魂魄正穿过洪流,竭力向他伸出手,那竟然是于靖忠!

    “——抓住他们!”周晖瞬间就气急败坏了:“这怎么搞的,为啥两个人魂都飘地狱来了?!”

    楚河纵身紧跟周晖而上,从他身侧爆发出凤凰明王绚丽的佛光。那光芒所到之处,无数灵魂即刻飞升,飘扬着脱离了地狱道的桎梏,向着人界和三十三重天上四散飞去。

    一时地狱漫天全是魂魄,半空中颜兰玉的阳世魂也飘飘悠悠的要散,被楚河一把按住。虚幻的魂魄如有实质一般被他抓在手心,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周晖也抓到了于靖忠,啪叽一声直接把五指插到了魂魄的脑子里。

    “***怎么来了?!你死了吗?你怎么死的?!”

    于靖忠的魂魄被左右摇晃,呆呆看着周晖,明显已经有了快要飘散的迹象。

    “回人界!”楚河当机立断,飞过去一把抓住周晖,直接就把他往时空隧道里拽:“他们的身体还没完全断气!现在回去还有救!”

    周晖反手抓住楚河,两个人分别提着于副和颜兰玉的魂魄,刷地一声被反冲力吸进了时空隧道。

    下一秒,人界伊势山,周晖和楚河双双“扑通!”摔在崎岖的地面上。

    周晖被垫在下面,灰头土脸爬起来一看,只见前方一座巨型土坑,颜兰玉的身体就静静躺在坑底。而于靖忠俯在他身侧,一只手与他交握,另一只手还维持着向上爬的姿势,显而易见是最后一刻还在试图带颜兰玉逃生。

    这个姿态其实惨烈到有点荒诞的地步,周晖回头看看于靖忠木木呆呆的魂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拽着他冲下土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把魂魄狠狠踹回了于副的身体里!

    嗡——灵魂入体时仿佛金属震响,久久回音。

    紧接着于靖忠的手指动了一下,又是一下。他整个人身体骤然痉挛,捂着胸口弓起身,发出激烈变调的剧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

    于靖忠颤抖爬起来,紧接着天旋地转,又哐当摔下去。如此重复摔了两三次后,周晖终于大发慈悲地一把抓住他后领,把狼狈无比的于靖忠从地上提了起来。

    “颜……咳咳!颜兰玉……他……咳咳咳!……”

    周晖兜头给他一巴掌:“多大人了还玩殉情!那不是颜兰玉吗?!”

    于副剧烈喘息,好不容易才止住胸腔内几乎要震断肋骨的咳嗽,勉强抬头一看。

    只见阳世魂悬浮飘在颜兰玉身体上空——它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半透明的魂魄了,五芒星的光辉已经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楚河单膝跪在边上,喃喃念着什么,一只手按住阳世魂的心脏位置。

    他手掌仿佛覆盖着一团温暖的光晕,将魂魄完全笼罩在里面,几分钟后轻轻地、不容拒绝地将它按回了颜兰玉已然冰冷的身体。

    于副连滚带爬冲过去:“兰玉!”

    光晕尚未散尽,颜兰玉苍白的脸颊仿佛被染上了微末血色。于靖忠紧紧抓住他的手,仓促间突然觉得手指触感一动。

    ——那是从手腕上传来的脉搏。

    颜兰玉缓缓睁开眼睛,数秒钟后,涣散的瞳孔渐渐聚焦,转向于靖忠。

    “……”

    他口型微微一动,但没发出声音,半晌才浮起一丝疲倦至极的笑意。

    于靖忠长松一口气,如同终于卸下了千斤重担,身体摇晃了几下,再也支撑不住,咣当一声软倒在地。 怎内小说阅读网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